1. <tbody id='bafced'></tbody><thead id='bafced'></thead><dir id='bafced'></dir><noframes id='bafced'>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tbody id='bafced'></tbody><thead id='bafced'></thead><dir id='bafced'></dir><noframes id='bafced'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收藏本站 | 联系我们 | 设为首页 | English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主页>司考动态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贺卫方谈司法考试相关制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  作者:本站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的司法考试刚过,全社会都十分关注。非典期间,我曾在网上就司法考试几个相关问题回答网友提问。现在看来,还有唠叨的必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司法考试(以下简称司考)的相关制度设计向来就不是一个单纯的知识问题。司考该由哪个部门主导,内容是侧重大学中所教授者,还是侧重司法实践所需要者,凡此种种,都容易引发冲突。在一些国家,司考已经成为法律教育的指挥棒,大多数学生只对司考要考的课程感兴趣,如果哪位老师可能参加命题,或者过去参与过命题,学生们更是趋之若鹜,那位老师的话简直可以说是“句句是真理,一句顶一万句”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司法考试不考的课程,除非教师特别有魅力,否则课堂上就是门可罗雀了,上课对学生和教师来说都是一种折磨。不仅仅是上课,教材以及辅导材料的编写及其相关利益,辅导班授课的名利双收,也是不少人所关注的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关于中外法律史这样的科目应不应该考,我想这也许需要跟我们司考的整体安排联系起来考虑。我一直在想,每次司考是否应分作两个阶段(通常说的“两次考试”),第一阶段是综合知识的广泛考察,题量很大,主要考察考生是否具备敏锐的“法感”。这个阶段的考试可以用计算机判卷。闯过第一阶段者,再参加第二阶段的考试。这个阶段就是以深度分析和论文形式为主了。我想,在这个阶段,除了必考科目(例如宪法、民法、刑法、诉讼法等)外,不妨设置选考科目,中外法律史可以在这个地方占据一席之地,给那些喜好历史的考生提供一个不大的但可以显身手的空间。具体的方法当然还有待于更细致的论证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上面提到的那种教育机构与实务机构之间的衔接协调外,还有一个问题是考试过后进入司法部门的途径。现在的困难主要有两个方面,一是司考“及第”的人们实际上仍然不具备司法实战所需的技能,进入司法机关或律师事务所之后还是一介书生;第二个困难是他们干脆进不去甚至不知道怎么能进入司法机关,而司法部门也没有拿出一个方案来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知道去年甚至更早些考取的人们是否至今仍在大门外徘徊。法院和检察院似乎也都准备设置自家的又一次考试,通过这司考之后的考试者才能进入法院或检察院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外,人事部门又极力抬高自己所主导的公务员的重要性,要求所有的进入司法机关的人还必须通过公务员考试。如此上下交攻,不把我们的学生们“烤糊”了才怪!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怎么解决呢?简单地说,统一司法考试之后,还需要有统一的司法研修制度。所有通过司考者,无论将来要从事怎样的工作,都必须进入司法研修机构经历一年至两年的学徒期。研修合格者便可以直接进入司法机关或者律师事务所。其他的种种考试之类的一概免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页12 下一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关于本站 | 会员服务 | 隐私保护 | 法律声明 | 站点地图 | RSS订阅 | 友情链接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